四大行業大咖對話:藝術涂料2021下半場突圍之路

 家居窩   2022-03-26 20:03   14 人閱讀  0 條評論

近年來隨著消費升級,消費者需求日益品質化、個性化,涂料產業的結構發生了重要變化。自2013年開始,藝術涂料異軍突起,產量不斷攀升,在涂料市場的占比越來越大,以黑馬之勢成為了涂料行業的新亮點。目前的藝術涂料到底有多大的市場?面對多方競爭該如何突圍?在市場競爭局面中何為立身之本?

本期焦點會客廳搜狐焦點家居特邀皇家帝孚營銷總經理梁時東、德國赫威都肯大中華區總裁董紅強、威羅中國區執行總裁鄒本龍、德國都芳漆上海公司總經理吳榮利共同探討“中場哨響 藝術涂料下半場如何突圍”。

01

跨界者X原住民 

核心競爭力在于專業、交付和服務

德國赫威都肯大中華區總裁董紅強

消費者想裝修一個家,想到墻面裝修,第一時間會想的是風格選擇,選定風格之后他自然會對家有所定義,接下來才是選擇對應的裝修材料。從這個邏輯思維來說,墻面僅僅使用涂料或者是藝術漆是不現實的。

但藝術涂料目前在中國確實是風口市場,很多中國消費者都對于意大利風格的家居情有獨鐘,在相同風格的輔材中,藝術涂料無疑是重點之一。

我們跨界進入藝術涂料市場并不完全因為它是風口,更是因為我們本身就有墻紙、墻布產品,現在把德國赫威都肯的藝術涂料整合進來,將能夠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墻面方案這才是我們的初衷。

威羅中國區執行總裁鄒本龍

前十年藝術涂料行業整體行業的影響力都稍顯不足,反倒是在現在眾多的品牌、眾多的玩家入局之后,這個行業才被更多設計師、渠道、消費者所認知,在這個角度,我覺得大家共同來做這個市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當然,與此同時對行業的從業者也提出更多的挑戰。這么多品牌入局,消費者有了更多的比較和選擇,競爭也更加激烈。要在藝術涂料行業擁有競爭力,品牌一定要有自己的強項、特長,才能在行業快速擴張過程中獲得更大的市場,如果無法做出差異化,就會在跨界沖擊中慢慢被淘汰。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外來的競爭也促使了行業自身的不斷升級。

德國都芳漆上海公司總經理吳榮利

建涂市場太過于龐大,尤其是在中國,隨著經濟的高速增長,消費者對乳膠漆、藝術漆、其它的墻面裝飾材料的選擇會越來越多,要求也越來越高。

就乳膠漆而言,在國際、國內都已經有各種標準,發展已經非常成熟,在服務上也已經告別了1.0時代——消費者單純地將涂料買回家讓工人來刷的時代。目前已經有裝飾公司的從業人員,甚至是油漆工人,轉入到翻新服務隊伍中,這也是未來涂企業轉型必要的經歷。

未來涂裝企業已經不能再單純地考慮產品怎么賣出去,而是要用更多的服務滿足消費者、滿足市場的變化,這樣企業、品牌才能被市場包容、接納,才能可持續性發展。

皇家帝孚營銷總經理梁時東

董總從艾仕壁紙跨界到涂料行業,我一直也有所關注,其實這個跨界非常有意思,我們發現往往涂料行業做的好的,不是傳統涂料的這些從業者或是經銷商,反而是一些做軟裝、做壁紙壁布甚至是全屋定制的從業者,這正是因為中國家居市場的特殊性。

中國的消費者已經被眾多的泛家居品牌“慣”壞了,買產品就必須有各種服務,免費的設計、很好的安裝施工等等,如果沿用國外的策略,在中國市場將無法展開。

我們發現如果把藝術涂料放在傳統的涂料店里運作,作為一個附加、增值的部分,很難運營起來,只有獨立的門店、獨立的運營團隊才能做好這個品類。

其原因在于傳統涂料和藝術涂料是兩個品類,傳統的涂料在中國屬于一個輔料類的品類,走的是批發的形式,但是藝術涂料更多是需要服務在里面,它往往更適配有設計能力的、有軟裝搭配整體性的從業者。

至于未來,隨著市場不斷延展,行業競爭最終一定是品牌的競爭:一是產品的專業性,產品要不斷迭代、創新;二是把服務的理念和服務的要求越做越高,包含產品設計、渠道、涂裝等等。只有把這些都做強的品牌才能贏得未來市場。

02

藝術涂料X傳統涂料

尚存壁壘未被打破

德國都芳漆上海公司總經理吳榮利

都芳漆在整個乳膠漆行業里是中高端的定位,我們的客戶本身對于生活品質就有較高的要求,而隨著90后、95后成為家裝消費主力軍,除了原先的涂料的基本功能,例如環保,目前他們也開始有個性化的選擇如對色彩、對裝飾有了更高的要求。

我們也在反思,乳膠漆和藝術漆到底哪個是未來,我們是不是要有一個更豐富的產品線,滿足多元的消費者?

但是藝術涂料和傳統的乳膠漆區別很大。乳膠漆能有這么大的市場銷量,是因為它的產品應用相對比較簡單,一對墻面起到保護作用,二對空間不再產生次污染,就屬于一個很好的產品。但是藝術漆除了上述兩點必須滿足外,還有更多的功能。

同時產業工人儲備就是最大的難點。在中國能刷乳膠漆的產業工人很多,但是相對能做好藝術涂料的工人很少,藝術涂料工人除了對色彩要有理解,要有較高的審美,同時要取得消費者的滿意度認可。

這也是涂建品牌一直嘗試涉足藝術涂料企業,但是卻很難做好的原因——沒有成熟的工人體系,很難去保證一個高品質和低客訴。

我認為當相關產業合格工人達到了一定數量和規模的時候,都芳漆才會正式把藝術涂料完全投放到市場里面,否則不但沒有給消費者更好的用戶體驗,對品牌本身也有很大的傷害。

皇家帝孚營銷總經理梁時東

就像荷蘭蔻帝旗下既有藝術涂料品牌也有純色涂料品牌,我認為藝術涂料和傳統涂料是完全不沖突的,它針對的用戶和消費者是不同的。

藝術涂料往高端人群方向定位會更多,純色涂料也會用藝術涂料的模式去經營、去運營,但是它更多針對的還是年輕消費者。所以,這兩者不在于誰取代誰,在于人群的細分。

威羅中國區執行總裁鄒本龍

隨著消費升級,消費者的需求也越來越品質化,我們更多就是滿足追求品質的消費者的需求,藝術涂料的市場空間肯定會越來越大。

當然也存在一個定位跟融合的問題。所謂定位是什么?藝術涂料有很好的色彩、質感和服務的選擇,必然就要面臨一個問題,它的定價跟成本比較高,這就局限了藝術涂料的消費人群,讓它沒辦法走進千家萬戶。相比之下傳統涂料、墻紙、墻布有更高的性價比、更好的價位適應性。

藝術涂料和傳統涂料,不同的消費者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進行選擇。

03

藝術涂料X硅藻泥

相較而言藝術涂料是一個長青行業

威羅中國區執行總裁鄒本龍

同樣曾是風口,關于藝術涂料是否會重蹈“硅藻泥”覆轍,我可以給出明確的答案,那就是不會。

第一,硅藻泥從開始興起,快速發展,再到快速衰落,整個生命周期為10年左右,而藝術涂料行業在意大利,在整個歐洲,在整個世界范圍內的歷史都是非常悠久的,它并不是一個短期內快速興起又快速衰落的行業或者品類。

第二,藝術涂料行業內涵更有廣度。硅藻泥質感相較而言比較單一,藝術涂料材質效果則更為多元化,金屬、石材、絲綢、木紋......質感多樣,真正深入到這個行業的人往往都是忠實的粉絲,發自內心地熱愛這個事業,而不是跟風。

第三個,藝術涂料行業更有深度。從業藝術涂料行業15年我從來沒有覺得這個行業很枯燥,因為在藝術涂料的產品、工藝、效果上,我們不斷能夠發現新鮮點。它有無窮無盡的創造力,這種深度也會讓這個行業充滿生命力。

我認同風口會過,但是這個行業的生命力一定會持久地存在下去。

皇家帝孚營銷總經理梁時東

提到硅藻泥、藝術涂料,大家都是以品類作為總結來陳述,但我認為最終它會變成同一個品類——墻面定制。

和全屋定制類似,以后我們選擇墻面產品,不會再說他是什么材料,而是考慮整體的品牌、設計與空間效果。

同時,硅藻泥也給藝術涂料行業敲響了一個警鐘,不要過于夸大它的一些功能性或者是利益性的東西,而是更多地關注產品研發的深度和團隊運營的厚度,不斷自我提升。藝術涂料一定要成為整體性的墻面的定制,這才是未來該追求的東西。

04

高端定位X普羅大眾

藝術涂料市場并不狹窄

皇家帝孚營銷總經理梁時東

如果只把藝術涂料定位在高端人群,市場就很小,體量很難做大,市場競爭力就會相對較弱。

藝術涂料行業要發展,從目前看來有這些機會:

一是關聯每個區域的消費觀念。藝術涂料市場氛圍較好的區域在西南,四川、湖南這些區域在裝修時更關注墻面,就算是二三線市場也會有較好的市場。

第二,未來藝術涂料應該多和開發商合作,在一些精裝房里就會用藝術涂料取代傳統的涂料。這樣,隨著產品成本下降和服務的標準化,傳統的油漆工也能做好藝術涂料。當涂料更多地進入到大眾視野,二次翻新、三次翻新的時候,普通的消費者才會更多地選擇藝術涂料。

所以,藝術涂料不要只定位在某個階層,就算不全屋使用,也可以選擇性在客廳、兒童房或者某一空間嘗試,它是每一個消費者都消費得起的。

德國赫威都肯大中華區總裁董紅強

藝術漆的高端性,我從兩方面去分析一下。

第一個高端性意味著價格比較高,因為我們在施工板塊中是一種半藝術化的工作。

另外一種高端性在于經銷商。目前的銷售渠道,就中等城市而言,藝術漆專賣店的標準是100-300方之間,每月如果不做20-30萬的營業額就很難實現盈利,這無形當中也提升了藝術涂料產品的價格。

那到底這個產品是不是定位于高端,還是要回歸消費者的需求。

等藝術涂料變成墻面組合方式的一部分,專賣店還賣更多墻面品類的產品,客單價上升,客人的層次越來越豐滿,它的價格就會下降。

我認為所有的建材都會從一個高端的價格回歸到一個正常的價格,這取決于我們在前端怎么樣做這個市場。

所以我始終認為一個風口行業,價格會從上往下走,當它穩定到一個階段的時候,它的量才會放大。

真正藝術涂料長遠發展的未來,高端不在價格,在于它的表達和品質。

威羅中國區執行總裁鄒本龍

首先,藝術涂料行業的屬性決定了其產品必須是綜合環保等各方面因素的好產品,同時它還要有好的設計,對于施工團隊的要求也很高,企業的施工、服務、落地都要跟上,方方面面的要求決定了它會有比較高的成本,這個成本也會反映到價格上,所以藝術涂料的定位還是針對中高端市場的。

威羅18年來做了一件很艱難的事,就是藝術涂料的工藝標準化。藝術涂料的標準化讓成本大大降低,讓更多的中產階級消費者能夠享受到藝術涂料產品。

我認為藝術涂料定位中高端市場的同時還要盡力讓更多人能夠消費得起。當然沒有任何一個品牌能夠抓住每一個客戶,抓住對于品牌定位相符合、相契合的客戶才是關鍵。

05

藝術涂料前景看好

風口背后是百億級市場 

皇家帝孚營銷總經理梁時東

市場上大家經常把藝術涂料歸類為一個大品類,但是在我看來,藝術涂料本身不是產品性的一個品類,更多是整個涂料的升級。

那么藝術涂料市場到底有多大?行業內只有一個不太明確的數字——有統計說藝術涂料有100億的市場,但我覺得不能以此作為根據來推論藝術涂料市場。

我覺得如果以藝術涂料的模式來做市場,無論是單色涂料還是藝術涂料,都是針對家居終端的消費者,采用的是設計、施工包括服務都在一塊兒的模式,都可以稱為藝術涂料的一個大品類,那么藝術涂料市場則可以是以千億來計,而不是百億計。

我認為,我們不能割裂地來看藝術涂料市場,它未來3-5年仍將高速發展,這是一個長青的品類,一直會有延續。

德國赫威都肯大中華區總裁董紅強

我們在分析很多市場狀況以及品類狀況的時候,我們喜歡用一個詞——“風口”。風口完全是基于產品品類出發的。但是我想提另外一個觀點,這個風口的背后是什么?消費者的選擇一定是在家居環境趨勢上的選擇,而不是某種材料。

回歸本質,我們談“風口”的時候,一定要看藝術涂料這個行業怎么完美地詮釋消費者對家居環境的選擇。我認為從這個角度上講,沒有一個行業是風口行業,風口只是給我們一個快速發展的機會,來取得消費者對我們藝術涂料的認同。

我們做一個行業肯定是抓住短線風口,做長線市場。有風口,誰都能飛,但風口退去,通過品牌運營,你也必須要飛起來。

威羅中國區執行總裁鄒本龍:

最近的3到5年是藝術涂料行業發展的一個風口期,但這個風口是不是個偽風口呢?這也是我經常思考的一個問題。

相比于“大”,可能用“快”來形容藝術涂料市場現狀更為貼切,還可以用一個詞來說,就是“熱”,熱度很高,關注度很高。包括今天能夠組織這種論壇分享,也是因為這個行業得到了很多行業內部也好,包括整個市場的關注和認同。

我認為目前藝術涂料市場規模相較于整體市場并不大,但是發展勢頭足夠快、足夠火,未來經過大家的努力,它一定會有更好的增長。

德國都芳漆上海公司總經理吳榮利

對“風口”這個詞來說,其實是所有人將市場的東西的放大化,投入了所有的精力,財力,甚至包括一些別的外部力量的集中放大后的結果。

對于建材尤其是墻面裝飾材料來說,這些年變化非???,想完全地把握住這個風口,對單個廠牌或者是個人來說很難,這需要我們在座的所有的建涂企業包括裝飾企業,甚至包括更前沿的設計師,共同來把握。

風口對于企業來說也有一定的要求,提高產品的性價比,進一步壓縮成本,滿足消費者需求......這樣你才能夠在這個可持續發展的風口里待得更久,才能得到消費者認同。

中國的消費者能夠更輕松地能獲得更好的裝飾,能更便捷地使用更好更多的裝飾材料,更環保、更容易地去改變自己的生活,我們覺得這是一個未來風口最核心的東西

本文地址:http://www.teensss.com/34715.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家居窩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